喂,你们台湾到底是谁的?

刚从台湾旅游回来的朋友,法国人,生技研究学者,在週末聊天趴中,酒酣菸醺之际,突按捺不住似地对着我道:「我还是搞不清楚,你们台湾,到─底─是─谁─的?」

喂,你们台湾到底是谁的?

问这个问题,意思是:啊台湾不是中国的吗?应该是跟香港一样啊?怎幺我看半天,越看越迷糊?

我愕,心想,哇勒,啊你不是去走了一趟?还搞不清楚?学者当假的?

好不气馁,却仍然抢着答:「没有谁的,台湾是台湾的。」

学者斟酒、皱眉:「但是中国说......?」

我抢话:「是,中国说台湾是他们的。」

「但是不管中国说什幺,台湾今天仍然拥有主权,台湾今天还是台湾的,明天不知道,但是今天仍然是。」

对于搞不清楚状况的外国友人,用比喻的方法说故事最明白:

「这个情况就像是,你家隔壁大房子的邻居一直说你家的小房子是他的。然后他跟全村子的人说你的房子是他的,只是因为上一代发生过兄弟打架分家的事。其中哥哥被赶出大房子家门,他只好跑去抢隔壁已经住人的你的小房子霸占着住。原本住小房子里面的人起来反抗,不愿意房子被占,反而被打得很惨,最后只能屈服,让出房子里的空间给哥哥住,也把小房子管理权让给哥哥。这个哥哥很坏,他把小房子裏的食物都给了他自己的小孩,原本住小房子里面的人没东西吃,但是因为怕被打又不敢出声抗议。一直到哥哥死后,原本小房子裏的人接受了哥哥带过来的孩子们成为家里的一份子。还好小房子不再只受哥哥控制,而是裏头所有的新旧几代的人一起维护。

问题是大房子邻居一直跟全村子的人警告,不要管他们大、小房子间的『家务事』,要全村的人都承认曾经被哥哥霸佔的小房子,说它的所有权是大房子一家人的。不然大房子就不卖米给村民,要让村民饿肚子。村子裏的人虽然都知道大房子的人很恶霸,但是不敢违抗他(因为想要买米吃),就绝口不提你的小房子产权问题。公开的时候,只敢说你小房子的产权是大房子的,虽然村民私底下其实很爱跟你做朋友。只有几个你固定会救济的乞丐,他们敢开口说小房子是属于你的,但是乞丐在村里没有地位,讲的话没有分量。因为大房子邻居的威胁,村民大会甚至把你的户长排除在大会之外,说大房子的户长可以代表你们在大会发言。

糟糕的是,你以前的户长还敢坚持地说自己是户长,但是这几年来的新户长在大房子的户长面前屁都不敢放一个。大房子户长还拿出盖着他自己刻的章、由他自己立的所有权状,给大家看说你房子的产权是大房子一家的。问题也在于,甚至连你现有的所有权状上面也写着小房子的所有权涵盖了大房子的範围,完完全全与事实不符。而且你的房子还留用着哥哥留下来的户名,所以拥有大房子的弟弟就趁机说他们同姓所以同属一户!你们在哥哥死后,奋力地想要把户名跟产权涵盖範围改成现有的,但是住进来小房子的哥哥的后代们却极力反对,因为他们觉得出去的时候,可以跟别人说大房子是他们的,走起路来比较有风!

还有就是,村子裏的人如果要去探访你家的人,是不需要经过大房子的人同意的,他们只要直接跟你家的人联络就好了。

所以说大房子的邻居实际上无法决定你小房子裏发生的任何事情,但是他们很想把你的房子佔为己有。他们要你的户长把房子给卖了,你不要,但是户长蠢蠢欲动。他们威胁,如果你不卖,也不承认房子是他们的,就要动手把小房子给拆了。或者他们用利诱的,让住你家的人来住看看大房子,说他们提供特好的招待。或者他们开始用钱买下你家裏的家具、或者他们拼命去引诱你家里的男人女人,想跟他们生孩子,然后觊觎着将来有朝一日孩子能够分得你的家产,然后透过孩子併吞你的房子......。」

(讲着讲着,我自己都开始怀疑起来,小房子那幺值钱吗?)

结论还是要下的:

「结论就是,邻居说我的房子是他的,问题是,不是他说了算,我自己的房子,说到底,还是我的。中国说台湾是他的,但是台湾真的是他的吗?」

我的学者友人,斟酒、哈菸,眉头又更皱了。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