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逆袭所以我存在

我逆袭所以我存在

图、文/RAPAQ POINT 破点

看见KOPUS的作品,大抵只会有两种反应,一种是深感好奇,想要好好了解、深入品味每个细节;另一种则是认为过度理想化,只为市场里的小众着想。其实消费不消费得起,从来就不是KOPUS想讨论的重点,就像到博物馆看见艺术品,即使无法把作品带回家,但是心里的感动却能留在心中,又好比动辄数十万起跳的高级精品,儘管无法购入,但当人了解到设计师的理念、工匠製作时的苦心,内心仍会为之感动,念念不忘。

记得初次和KOPUS的创办人见面,由他们手上拿到的不鏽钢名片,随即便对两人留下深刻印象,原因不在一张名片的成本要价多高,而是当谈起担心有人对钢材过敏,刻意选用医疗等级而非食用级不鏽钢,那份用心早已远远超过名片本身的重量。如同那张名片背后的故事,他们在交付出的每件作品里,也都植入了相同的用心,等着喜欢他们的人去细细发掘,产生感动。

我逆袭所以我存在

KOPUS的首件设计作品Fenix pen的设计、讨论过程。

Q:请聊聊KOPUS的设计观,以及两人通常是如何分工。各自在品牌里扮演的角色是?

刘恺煊:KOPUS的作品品项,基本上都会是当今已经发展到成熟阶段的高端产品。我们希望透过自己的视野,将它们再度设计后,推向另一个全新的境界。虽然都是设计科系出身,但我们知道彼此的长处,一边互补一边相互学习。我在品牌里所扮演的角色比较着重在设计,而晋昀则是比较着重在商业面,像是市场规划、议题操作。

杨晋昀:我们认为很多人原本对事物有一定程度的要求,但是往往却因为生活忙碌变得习惯去妥协、将就一切,我们想做的就是去改变、颠覆这种现象。从大学时期,我就经常能看见恺煊作品中蕴藏的商业价值,并且将其转化。就像他所说,现在的分工方式,会是由他来领导设计,而我则是扮演将他的设计转化成创造出市场需求的角色。除了设计以外,我们也会讨论品牌的规划和发展。

我逆袭所以我存在

KOPUS传达出「独特」及「匠人用心」的生活质感。

Q:谈谈作品主攻金字塔顶端客群的策略。之所以会这样设定的原因为何?

杨晋昀:之所以会设定高端,一方面是因为中端、低端已经有很多品牌在做。中、低端的产品最大的问题是需要以量制价,换句话说,需要花很多的时间把产出来的量消化掉,以现在KOPUS只有我们两人的人力来看,如果选择由中、低端切入市场,后续压力势必会更大,绝对不是正确的选择。另一方面,我们自认了解知道这群人想要的是什幺,他们想要的没有别的,就只有独特,而这正是我们所擅长的。

刘恺煊:想感动更多人的想法一定是有的,但,我们现在思考的是如何让真正喜欢我们的人更喜欢我们,而不是让不喜欢我们的人试着喜欢我们,哪怕只有一小群人也没关係。作为一个设计师,我认为理念不是非得靠产品才能传递,即使没有消费,不见得就无法接收到我们想表达的理念。

我逆袭所以我存在

KOPUS与伊朗地毯商合作的品牌最新力作,由100%纯天然颜料、义大利丝绸手工编织而成。

我逆袭所以我存在

两人在拍摄现场的手足球檯,一同玩了起来。

Q:平时是如何调配工作与生活?能否以过来人的身份,给有意想创业的人一些建议?

刘恺煊:我曾经读过一本书,对里头的一段话印象特别深刻,在这里也跟大家分享。那段话大意是说,每个人不应该去找工作,而是应该要去找一份能用热情支持的职业,在这样的逻辑下,生活就是工作,甚至在生活中,不会感受到「工作」的存在。我并没有刻意去调配或是切割工作与生活,只想着要单纯享受发生在身边的一切,不管是困难还是挑战,都要用热情去面对。

杨晋昀:我也是这幺想,做品牌、做设计现在就是我们生活的一部份,分不开了。有意想创业的人切忌悲观,任何事在还没做之前就先认为不可能,那幺结果自然不会是好的。如果你有任何想法就应该要主动出击,有人说:「机会是给準备好的人」,但我却认为与其被动等待机会上门,倒不如自己创造机会。

看更多《破点 POINT》文章

想即时获知最新设计新知动态,欢迎加入《破点 POINT》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