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42 大斋期第五主日:神蹟没有出现?

201742 大斋期第五主日:神蹟没有出现?

刚过去的星期日,不少香港人期望神蹟会出现,曾俊华会当选特首,建制中有约300人转投他。但神蹟没有出现,钦点的当选。不少人,包括信徒在内,也问:「上主是否丢弃了我们?」我与不少信徒也这样祈祷,盼望钦点的不能当选。上主是否没有听我们祷告?那位被钦点的在竞选时说:「上主的意思叫我参选。」她的当选是上主的旨意?

今主日福音经课是约翰福音十一章1~45节,经文当然不是谈论政治的事,但我们可以从当中去看看上主在人中间是怎样工作。

一,固有的知识或信念会窒碍我们去期待和看见上主的工作:

经文记载了耶稣使马大马利亚的兄弟拉撒路从死裏复活过来的过程。拉撒路生病,两姊妹就立刻打发人去请耶稣来,但耶稣好像不着紧那样,过了几天才去,结果拉撒路死了,而且已4天了。不错,耶稣最后也行了神蹟,令拉撒路复活过来。但这并不是马大和马利亚原先所期望的。

两姊妹打发人去找耶稣,只是对耶稣说:「主啊,你所爱的人病了。」看来,他们没有期望耶稣要来她们住的地方,原因并不是当时拉撒路尚未死,而可能是她们相信,只要耶稣说一声,就算他住在较远的地方,拉撒路都会康复过来。事实上,耶稣也曾在没有接触或看到病人,只是说一句话,病的人便好了。所以姊妹二人也可能有这期望。

但耶稣只是这样回覆被打发来的人:「这病不至于死。」不死,当然是好,但不久,拉撒路便死了,并且被埋葬了。她们所期望的神蹟没有发生。

所以当耶稣来到她们的住处时,姊妹二人都先后对耶稣说:「主啊,你若早在这裏,我弟弟就不会死了。」这是否埋怨的说话呢?当我们期望的神蹟没出现,曾俊华没有当选,我们会否同样发出埋怨的说话?我们心中会否躁动起来?

我们看不见神蹟,除了我们已有固定的期望外,还有固定的信念。

马利亚虽然对耶稣有一两句埋怨的说话,但她对耶稣都仍存着尊重和相信,就好像我们会埋怨上帝,但也相信上帝那样。她明白人总会死亡,所以虽然心中不快,但她很快便收起不快的心情,表示出她对生命的理解。她两次用「我知道」和一次「我信」来表达她的信念。「我也知道,即使现在,你无论向上帝求甚幺,上帝也必赐给你。」「我知道在末日复活的时候,他会复活。」「我信你是基督,是上帝的儿子,就是那要临到世界的。」

「知道」和信念有很多时候,会窒息我们思想空间,也会防碍我们看见新的事物。既然甚幺都知道,还有甚幺没知道,还要去寻找呢?这正如保罗曾说:「若有人以为知道甚幺,他其实仍不知道他所应当知道的。」

二,在无助中经历上主的怜爱:

马利亚与马大一样,对耶稣没有早早行神蹟,医治他的弟弟,也同样发出怨言:「主啊,你若早在这裏,我弟弟就不会死了。」但她没有像马大那样显出样样都知的情形。她只是哭。不明白、伤心、悲痛和哀恸不是弱者。很多时候,在这处境中,我们才能经历上主的怜悯和安慰。耶稣曾说:「哀恸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安慰。」马利亚的哭,与陪伴她的人都哭了,触动了耶稣也哭了。

面对一些令人感到灰心,困苦,不明白,甚至是不能接受的事,有时信徒会用理性去解决。就好像马利亚一样,她也不想弟弟离世,但事实如此,无奈接受,用信仰去为自己作理性的解释,将难过心情抑压下来。马行亚没有这样做。她的哭泣将她难过的心情表露了出来。

当然有些事情,我们可以用理性去解释,但不是样样事情都可以。亲人离世,或许我们会明白人总有一死,信徒也会接受复活和永生,但有时我们也会难以理解,为甚幺亲人要在这时离开,甚至有时他是经历痛苦或不幸的离开。这些事情是难以解答的。这不单是马利亚的经验,也是旧约诗篇不少诗人的经验,他们得的答案,不是去解释为甚幺,而是肯定上主仍是困苦人的上帝。

对于是次特首小圈子选举,为甚幺上主不能让一位民意高的当选?我也曾为林郑不能当选祷告,上主为何不听?林郑说自己是蒙上主呼召参选,她真的是上主所拣选的吗?

我理性上可以这样解释:祷告不是要上主听我所说而行,祷告是将自己心意向上主陈明,向上主倚靠的宣告。但我不明白上主为何要让林郑当选,我也向上主查问。我没有答案。她个人认为是上主的呼召,我无法知䁱和无资格去质疑,因我看不到人的内心,但我知道上主的心意,政府的责任是赏善罚恶。她能否做到,还待观察。此外,我肯定上主没丢弃香港。诗七十七7:「难道主要永远丢弃我,不再施恩?」诗人的答案是:「你是行奇事的上帝,你曾在万民中彰显能力。」

三,上主作工,有他的时间,不是人所定的时间

耶稣随着所行的神蹟,实在比马大和马利亚所期望的还大,不是从病中得医治,他将拉撒路从死裏救活过来。

不单是神蹟与期望不同,也是时间。她们期望在通知了耶稣,「你所爱的人病了」,耶稣便会施行神蹟。但耶稣没有在此时此刻这样做,还延迟几天才往她们的家。当然一方面是要显出使死人复活的神蹟,没有死怎有复活?另一方面,约翰福音常强调,父上帝和耶稣有他作事的时间。

香港人争取民主已二三十年了,但为甚幺民主社会还没有来到?反而香港越来越建制,特首钦点便是一个例子。我也不明白,我只能从两方面探索到一些端倪。

今主日的旧约经课取自以西结书三十七章1~14节,以西结先知看到异象,枯骨复甦,象徵着以色列民的复兴。有解经家认为今天以色列的复国是应验这经文的预言。无论如何,这段经文给予以色列民众对复国的盼望。以色列于公元前586年亡国,相隔2500多年复国。其间经历种种欺压厄运,纳粹德军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屠杀犹太人如今仍无法使人忘记。能复国本是美事,但在以色列复国,随即有百万巴勒斯坦人失去他们的家园,这是他们的遭难日。直至如今,仍有百多万巴勒斯坦人仍无家可归。曾被压迫者,今天成为压迫他人的人。

回看历史,我们也看见不少这些例子。

中国共产党在1949年前是无产阶级,现在虽然不是大富翁,但郤成为权力的富翁,打压异见维权人士。50年前,共产党在香港发动暴动。部份昔日参与者,今天已坐掌权力,有成为立法会议员。有议员曾对2014年的佔中行动,认为是外国势力入侵;又指2015年年初二所生的骚乱,为他过去从未见过的暴力。他昔日是年青人,在左派学校接受教育。

是次特首选举,听闻有部份建制选委会暗地裏转投鬍鬚曾,但结果没有。我相信不只是西环力量,他们也会想,曾受非建制人士所欢迎,假若他得权力,会否削弱他们现有的政治利益?假若今天非建制人士得到权力,他们又会怎样管治香港?

电影《沉默》描述17世纪一位传教士到日本传道,当代的日本严禁国民信奉天主教,违者会遭酷刑。消息传来,这位传教士背弃了信仰。其实这位传教士并无屈服,只是将信仰牢记心中,在日常生活中与其他人同行。「上帝为甚幺沉默?」答案不在于上帝,电影结语时说:「终汝一生,或许上帝依然沉默,但即使如此,你的所想所行,仍然无不为了彰显祂,且在一片沉默中,你仍能听见。」

特首选举,没有神蹟出现。有人说,选举前的星期五,神蹟出现了,因为很多人走出来支持鬍鬚曾。但我个人认为,就是曾当选,也不是神蹟的出现,他的管治与前特首曾荫权有甚幺分别呢?林郑有没有上主的呼召有何重要?昔日,连不信上帝的波斯王居鲁士也被上主所使用,让犹太人可返回耶路撒冷重建家园。圣经记着说:「论居鲁士,他是我的牧人,他要成就我所喜悦的⋯⋯。他的右手我曾搀扶,使列国降服在他面前⋯⋯。」真正的神蹟,不在于他当选或是星期五那天,而是当香港人能走出只为自己的利益和只顾经济繁荣的束缚,重新看重民主自由、人权法治、公平公义等普世核心价值的时候。对个人来说,特首选举没有带来失望和躁动,而在和平中仍能继续坚持和争取这些核心价值。在这时候,神蹟已来到了!